你的熱情得不到回應,該如何及時止損!_廣州AG官方网站教育-心理谘詢
廣州心理谘詢
華南心理教育服務領航品牌
專業 · 權威 · 創新
當前位置 : 主頁 > 心理谘詢服務 > 其他 >

你的熱情得不到回應,該如何及時止損!

來源:AG官方网站教育  發布時間:2019-08-06 10:21 標簽:熱情,止損

導語:最近遇到一件事情,讓我有些鬱悶。 一位朋友因為孩子的情緒問題向我請教,我以極大的熱情給了建議。一大段文字分析講解發完後,過了很久,都沒消息回複 這讓我有些疑惑,她是

  最近遇到一件事情,讓我有些鬱悶。

  一位朋友因為孩子的情緒問題向我請教,我以極大的熱情給了建議。一大段文字分析講解發完後,過了很久,都沒消息回複……

  這讓我有些疑惑,她是什麽意思?對她沒幫助?不認同?還是僅僅想找個人訴說一下,以此擺脫自己的焦慮?

  滿腔熱情,被沉默給澆滅了。這讓我有些挫敗,甚至還有些憤怒。我並不在乎她的道謝,但至少可以回應一下我,例如:是否對她有用,還有什麽需要幫助的……

  無巧不成書,過了幾天我在跟另一位家長互動時,她的積極回應,讓我的感受完全不同。

  同樣是請教孩子的問題,在耐心地傾聽了我的建議後,她給予我的回應,讓我眼前一亮。她將我那些口語化的表達,以及零散的思想碎片通過提煉整理,列出了12345條,並跟我確認,她的理解是否正確。

  而前麵那位家長的不回應,把我拋進了一個莫名的、不確定的、未知的世界,這似乎激活了我早年想得到父母的認可以及肯定的期待。

  其實,一聲“謝謝”,哪怕說一句“收到”,也是對一個人最起碼的尊重。

  現如今,微信等聊天軟件已然成為我們生活的必需品。

  據鄧巴研究,人類受新大腦皮質的影響,個體能夠處理的“穩定人際關係”的數量大約是150人。也就是說,其實跟我們有效互動的人,不會超過150人。

  所以,躺在我們朋友圈裏成百上千的人,可能隻是一個數字而已。信息泛濫的時代,對於回應這件事,我們要麽會無意識忽略掉,要麽根本不想回應,要麽沒想好如何回應。因此,不回應,有時變成了一種習慣。

  1.你不回應我,我就不存在了

  我們都知道,嬰兒在早期,主要通過與母親的互動獲得感知,知道自己的存在,或者從母親的眼中看見自己。

  假如嬰兒的撫養者是一位抑鬱的媽媽,她永遠板著臉,俗稱“撲克臉”。無論孩子對著媽媽笑,還是對著媽媽哭鬧,媽媽都沒有任何的表情和反應,嬰兒就會將自己的情感收回。這就像我們鼓足勇氣發出一條信息,在焦灼的等待中得不到任何回應時,我們就可能將投注到客體身上的情感撤回。

  在恒河猴實驗中,鐵絲媽媽雖然能夠不間斷地提供食物,但小猴子卻更喜歡待在沒有乳汁的絨布媽媽身邊。絨布媽媽所提供的環境,更能夠讓小猴子感到安全與平靜,這種感覺就像重新回到母親的子宮裏,溫暖而舒適。

  二戰後,英國政府曾經把一些失去雙親的孩子放在孤兒院裏養育,雖然這些小嬰兒不缺吃穿,可是存活率卻很低。而那些放在寄養家庭能夠得到養父母最低限度關注的嬰兒,即便是饑一頓飽一頓,卻大多存活了下來。

  從這些事例中,我們發現,小嬰兒的生存更需要的是心理上的營養,而恰當的回應就是心靈乳汁。假如抑鬱的媽媽沒有能力應對孩子的憤怒,容納孩子的情緒,並且消化與處理這些情緒,她就無法給予孩子恰當的回應,也就是不具備英國精神分析學家比昂所提到的“阿爾法功能”,孩子所麵對的世界將會是一個空洞的、令人困惑的、沒有滋養的世界。

  在早期母嬰的互動中,媽媽就是孩子的一麵鏡子。孩子從媽媽的一舉一動中去揣摩自己:當他微笑時,媽媽報以微笑,他知道自己是可愛的,覺得自己是值得被愛的;當他用哭鬧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憤怒不滿或者不舒服時,他知道他的需要被人看見了,他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去獲得滿足。

  這種確定感形成了他與重要客體之間早期的依戀模式,也是他與他人和世界之間建立確定、安全的關係的基礎。他會把這種內攝的關係投射到外部世界,並且對外部世界充滿了好奇。他會覺得這個世界是安全的,這也就形成了他早期健康自戀的萌芽。

  2.不回應,你就是不重視、不尊重我

  朋友小米跟男友熱戀時,男友總是有求必應,她發的信息男友幾乎都是秒回,她發的朋友圈男友幾乎一條不漏地點讚。不管多晚,好像他隨時都在線。

  小米覺得這才是真愛,無論何時,隻要自己需要,他就在那裏。相戀6個月後,小米發現男友回信息的速度越來越慢,有時甚至要等到第二天才回複。剛開始,男友還會為自己的疏忽不斷道歉,可是這樣被追問的次數多了,男友也有些不耐煩了,一句“沒看見”,或者“忘了”,就搪塞過去了,這讓小米很受不了。

  每當男友不回她信息時,小米就讓我幫忙分析。

  你說,他是不是不愛我了?不在乎我了?怎麽能這麽久不回微信,這不是無視我的存在,不尊重我嗎?

  網上不是流行一種說法,“有一種尊重,叫做收到請回複”,現在連回複信息都做不到,這樣的關係,我還要不要繼續呢?

  美國著名心理學家,約翰﹒戈特曼教授,也被媒體譽為“婚姻教皇”。他曾經創辦了一個“愛情實驗室”,對婚姻關係進行了長達40年的跟蹤研究,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行為數據化,並通過建立數學模型達成對行為的預測。

  在對近3000個美國家庭、700對新婚夫婦的縱向研究中,他發現那些幸福的伴侶,總是能夠向對方作出積極的回應。

  約翰﹒戈特曼教授還指出,在戀人之間會頻繁出現“注意力投標”的行為,也就是說,在短短的幾分鍾內,對方可能會發出多達77次的邀請。而那些能夠及回應配偶的夫妻,則會更容易感受到幸福。

  當然,無論是正向的還是負性的,無論是積極的還是消極的,這些互動和反應都是一種交流。

  如果對方完全不回應,就像在兩人之間築起一道心牆,發出邀請的人信息無法穿透這堵牆,她就會發出更強烈的信號,而拒絕回應的人則會躲在牆下,將這堵牆當作了保護自己的屏障。此時,兩個人就陷入了追逃模式。

  通常來說,在關係中,就像小米與她男友一樣,男友屬於回避型,而小米則是焦慮型。當回避型的人不回應時,焦慮的人就會抓狂,變得更加焦慮。

  焦慮可能會激發憤怒,導致行為上可能無休止的抱怨與指責,這會讓回避型的人如鴕鳥般縮起脖子來防禦,兩個人同時都感受不到愛與尊重。

  3.不回應,我就陷入了不確定的恐慌中

  我一個鄰居曾經跟我抱怨過一件事,說她那個老公就是個悶葫蘆,簡直無可理喻。

  事情是這樣的,本來當天應該是她去幼兒園接孩子的,可單位臨時安排了一個重要的會議無法準時下班。當時她正在會議中,不方便給丈夫打電話,就微信留言給丈夫,讓他去接孩子。

  可是,這信息發出去半天沒有回音。眼看著孩子放學的時間就要到了,她腦補著孩子在幼兒園見不到媽媽嚎啕大哭的樣了,就再也坐不住了。硬著頭皮跟正在開會的領導撂下一句“我得去接孩子”,就衝出了辦公室。

  急匆匆地趕到幼兒園,孩子已經被人接走了!原來,爸爸收到信息後直接去了幼兒園。我的這位鄰居當時肺都氣炸了,衝回家,劈頭蓋臉對著丈夫一陣咆哮。

  丈夫辯解說,我放下手上的工作去接了孩子,這難道還有錯不成?妻子反問說,你就不能說一聲嗎?打幾個字,你會死啊?

  誤解與衝突就是這樣來的。一個簡單的回複,可以讓兩人有一個清晰的界限,行與不行都會讓我們做出有準備的反應。

  一個確定的回複,是承擔了一個責任,比如做出了承諾,或者表明了一種態度。靠譜的人,就應該給予一個回應,即使是拒絕,也強過不回應一百倍。

  給予準確的回應,這種確定感會讓我們重新回歸到秩序中,讓我們重拾掌控感。比如上麵的妻子,有了丈夫的回應,可以做出恰當的安排,不至於讓自己一直處於混亂與失控中。

  4.沒有回應,我仍然可以重新拿回掌控感

  渴望回應,其實是期待自己被看見。但生活中總是充滿了不完美,你無法得到100%的回應,也不可能得到我們期待的回應,那麽,該如何緩解因此而引發的內心的失落、失控與失望的感覺呢?

  首先,放低自己對他人的期待。人與人之間都有一個隱形的界限,我們稱之為心理邊界。在互動中,我們隻需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,我們遵從了自己的內心,真誠地表達,說出自己想說的,這已經足夠。對方沒有回應,那是他的問題,而不是我的問題,我們不應該為別人的問題承擔責任,用別人的問題懲罰與苛責自己。

  假如我們在早年沒有得到父母的恰當的回應或者認可,終其一生,我們可能都在尋求這種認同。這也是我們在成年後的人際關係中,特別在意別人對自己的反應的原因。當父母對我們的認同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,我們內在就會形成一個穩定的自我,也會對自己形成一個客觀的認識。這時,就會將向外求關注、求認同的力量,收回到向內求得自我肯定上了。

  其次,給予對方一個回應的期限。假如發出信息24小時,對方都沒有回應,能否當作什麽也沒有發生?假如是比較重要的信息,對方必須回複,可否再發幾次?如果用發信息的方式無法解決溝通的問題,是否還有其他的選擇?

  給出一個期限,有點像延遲滿足,給自己創造一個可以容納焦慮的空間,在這段時間內允許自己與焦慮呆在一起,並且知道最終會有一個確定性的結果,就像格式塔理論中所提到的完形或完整性,這個事件,我們自己可以人為地給它劃上一個句號。

  最後,對他人盡量做到及時回應。當我們真切地感受到不回應所帶來的沮喪、失望、憤怒等不舒服的體驗時,麵對他人,我們哪怕給一個表情,一個“嗯”,一聲“謝謝”,都會在人與人之間架起一座橋梁。

  在成人的世界裏,回應創造了一種彼此連接的空間,在這個不確定的時代,給予別人確定感,努力做一個靠譜的人。

為你的心靈健康保駕護航
個人情緒 個人成長
戀愛情感 婚姻家庭
親子教育 團體谘詢
職場問題 危機幹預

告別壞情緒
掃碼谘詢

廣州心理谘詢
掃碼或致電:159-1443-8914

聯係顧問老師 評估 預約

相關文章



客戶評價Customer Evaluation